原创音乐剧《花落花开》:用真爱守护生命繁华

11月26日至29日,由中国煤矿文工团创排的音乐剧《花落花开》在国家话剧院剧场精彩上演。该剧由著名导演卢昂执导,殷姝双双、卢昂编剧,由著名作曲家吴少雄作曲,江胜明担任声乐指导,蒙秦担任舞美设计和灯光设计,马昕担任音响设计。其他主创人员都是中国煤矿文工团的优秀创作人员。

音乐剧《花落花开》是根据一则真人真事改编:一个农民工收养了一个弃婴,含辛茹苦把孩子养大,然而孩子却意外患上白血病。在孩子生命垂危之际,寻找到了孩子的亲生母亲,但亲生母亲因种种原因却始终不愿意出面配合医疗救治,甚至连与孩子相认都要回避……这样一则充满戏剧性的故事,甚至比虚构的作品还有戏剧性,但却在现实生活中真实地发生了。

该剧用一个花朵般无辜生命的陨落,用残酷的死亡来重创那些世俗而自私的灵魂,在真切表现当代农民工生活与人间百态的基础上,大胆挖掘人物内心世界的层次和变化,强化人物的心理体验与舞台彰显,触动人们的精神和灵魂,从而引发观众的自省与思索。中国煤矿文工团党委书记刘中军表示,“这部剧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我们要通过这部剧来反映我们的真实生活。这部音乐剧的排演不仅填补了中国煤矿文工团在音乐剧创作上的一个空白,同时也能够通过这部剧告诉大家,对于我们心中的爱我们要紧紧抓住,不能放弃。”

全剧以弃婴顺顺的命运贯穿始末。在一个建筑工地的工棚门前,心地善良的民工刘志强收养了一个被遗弃在襁褓中的女婴,襁褓里还有一块似曾相识的红丝巾,就跟他送给自己心爱的姑娘陈云秀的那块丝巾一模一样……之后的十年里,刘志强独自把养女抚养长大,生活的艰辛非但没有让刘志强后悔自己当初的抉择,反而因为爱女顺顺聪明懂事,让他感觉到幸福满满,直到女儿12岁生日这天,身世之谜意外揭开,深受打击的顺顺病倒在雨夜街头,送到医院后查出身患绝症,好人刘志强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拖入生活的“泥潭”。

然而此时,命运之手安排陈云秀在医院与顺顺相遇,得知顺顺的生日和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到那条红丝巾,又见到了从小就对自己有情有义的老大哥刘志强,陈云秀顿时就认定顺顺便是自己一直牵肠挂肚的亲骨肉,刘志强也瞬间明白了自己十年来的猜测都是真的。可是接下来顺顺病情急转直下,急需配型但又发现血型稀有;一边是农民工养父砸锅卖铁救治弃婴,另一边则是亲生母亲下落不明;刘志强和陈云秀在社会舆论的裹挟下,不得不面对现实——救,还是不救?当幼小的生命之花即将凋落,母爱最终战胜了私欲,陈云秀终于走到顺顺的病床前,迎来的是第一次的相认,却也是最后一次的告别……

该剧导演卢昂说:“这么善良的一个养父,为了这孩子的命运而奔波,跟她生母产生冲突,但同时这位母亲内心所经历的情感的折磨和纠结,这种苦痛是非常人能比的。这部剧讲述的是一个母爱复归的故事,也是人性复归的故事,是用真爱来守护生命繁华的一个故事。”

音乐剧《花落花开》坚持现实主义创作原则与表现主义艺术手法的有机结合,音乐、舞美、造型、场面、表演等在生动、真切地表现当代农民工生活与人间百态的基础上,大胆挖掘人物内心世界的层次和变化,强化人物的心理体验与舞台彰显,触动人们的精神和灵魂,从而引发观众的自省与思索。本剧通过独特的音乐、表演形式,结合先进的舞台技术等综合表现形式,讲述了血脉相依的至美真情、人间大爱的温情故事,彰显至善大爱,展现人性之美,以科学的、系统的表演方法来塑造人物角色,达到戏剧与音乐的融会贯通,以冷峻的现实主义手法雕刻主人公内心的情感波澜,营造浓郁的生活气息和质感,塑造鲜活生动、富有个性的人物形象;以“咏叹”形式去繁从简,以诗意化演绎整个故事,叙事与抒情结合、戏剧与民族音乐剧结合,创造出性格化表演形式。

该剧的创作者们还充分开掘民族音乐剧的表现手法与技巧,打造出一台具有巨大心灵冲击力和强烈艺术魅力的民族音乐剧。该剧作曲吴少雄介绍说:“这部音乐剧有三个大特点,第一是这部音乐剧是歌剧化的音乐剧,音乐剧化的歌剧,它是跟戏剧的结构融合在一起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承载了戏剧;第二个就是这部音乐剧的品质,首先它是本土化,音乐的本土化直接影响了这部剧戏的风格,所以说我们的音乐素材取材源于中国大地,源于我们中国音乐的元素;第三是这部音乐剧的戏剧性,就是说即使把歌词拿掉,演员即使用一个叹词“啊”来表演的话,你都能感觉到角色的存在,感觉到戏剧冲突的存在。在这部剧中我觉得歌唱非常重要,我们是多元的复合,里面歌唱的表达方式有民歌的、还有通俗歌曲的,所以说这对歌唱演员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这是一出直面现实、触及灵魂、发人深省、饱含深情的具有象征意味的现代抒情悲剧,剧中的“花落花开”象征着普遍存在的纯善和美德,而它透射出的乡土气息和纯美情愫,又象征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繁华生命的期许。

责编:张青津